观看记录清空
    • 视频
    • 资讯
    ×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龙州大厦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中,西娜娅通过宽大的落地窗向外看去,只见和煦的阳光无私地照耀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城市的中心广场上,一群精神抖擞老年人在跳着欢快的广场舞,旁边一帮稚童在快乐地放着各种各样的漂亮风筝;城北,一条清澈平缓的大江像一匹镶满钻石的长绸带,波光鳞鳞。江边的芦苇已抽出了嫩绿的翠芽,随风摇曳,偶尔一只白莺从草丛中飞出,轻快地掠过江面,调皮地带起一阵阵水花  【咚咚】一阵小心的敲门声把西娜娅从美好的远眺中拉了回来,【请进!】西娜娅转过身来,原来是副经理周林来了。【周,我将休一个月左右的假期,这段时间主要由你来主持集团的工作,这些文件你先看下,有什么问题就提出来。】周林快速翻看完手中的文件,自信地回答道【没问题,一定完成董事长布置的任务!】【呵呵,那就好,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了。】西娜娅满意地一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凹凸有致的高挑身材完全舒展开来,一头金色的漂亮长发,紧身的V领职业装包裹着宏伟硕大的巨乳,恰到好处的柳腰,不到膝盖的圆筒裤勾勒出鼓涨浑圆的肥臀,不着丝袜的一双修长玉腿从下面露出,向世界骄傲地展示着自己惊人的雪白肌

      看着眼前这成熟性感的董事长,周林不由呆了。【嗯?还有什么问题吗?】被西娜娅湛蓝的眼眸一扫,周林连忙回过神来【哦,刚好,朋友送了我两张今晚的好莱坞电影票,方便的话,我们一起去看吧?】【抱歉,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我肯定是走不开了,这一个月的休假,也是我的蜜月呢。】【啊!】周林不由惊呼一声,虽然美丽性感的董事长明里暗里有不少的追求者,但他从未见她与某位男性有过多的接触,周林还以为她眼光太高,没想到她就要结婚了!心中的女神将要属于他人,周林心中一阵苦涩,不甘心地问道【他是谁,您不是在骗我吧?】【呵呵,我们都喜欢低调,没什么好说的,我要回去准备了,BYEBYE!

      】西娜娅摆着洁白玉手,在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中,只留给对方一个窈窕的背影,渐行渐远  龙州别墅群,坐落在东海的一片美丽沙滩旁边,面朝大海,周围是自然生长的椰果树,气候温和,环境宜人。在最大的一座别墅中,有两个美女正在厨房中忙碌着。【姐姐,这鱼切好了,能下锅了么?】【不对,鱼鳞没刮干净,小冰,你怎么能这么马虎啊,快拿回去重新弄。】【哎呀,人家不是没做过吗,再说,要刮干净好麻烦啊。】【去鳞是必须的,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快好好学,会做菜的女孩子才能俘获男人的心哦。】【哼!我才不要男人呢,那个家伙花心死了!】石冰兰撅着粉红的小嘴,身穿一套紧身警服,围在腰间的围裙已变得脏兮兮的,双手正对着案板上的鱼撒气。

      在她旁边的是她的姐姐石香兰,石香兰身穿粉红的护士服,熟练地操作着厨具,围在腰间的小围裙仍一尘不染。

      【呵呵,今天是娜娅的婚日,小冰,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忙碌中,石香兰还不忘调侃妹妹一下。【哪有?我敢和你打赌,那个家伙一定是在想色色的事情呢。】【嘿嘿,小冰,你怎么能背后说老公的坏话呢?一旦让他知道,当心你的屁股哦。】声音随着一阵高跟鞋声传来,却是西娜娅回来了。

      【啊!你们可别说出去。】

      【嗯,这是最后一道菜了吧,姐姐,我先撤啦!】不等姐姐答应,石冰兰就一把脱下脏兮兮的围裙,小跑着出去了。

      【这丫头,都是被我宠坏了。】石香兰无奈地摇摇头。西娜娅倚在厨门外,看到菜确实做得差不多了,便说道【兰姐,菜做好了,来帮我化妆吧。】【好的,走吧。】石香兰把最后一道菜放进保温箱中,脱下围裙,就和西娜娅一起走向化妆间。

      洁白的沙滩上,江夏正懒洋洋地躺在斜椅上,浑身上下只穿一条短裤,晒着暖和的阳光,手中拿住一本杂志翻看着。【不许动!警察!】突然,一个枪管状的物体顶在他头上,趁着江夏发愣的时间,一只小手快速把他手中的杂志抢了过去。【唔,让我看看,啊,花花公子,你这家伙果然在不干正事呢。】不用回头,江夏就知道是谁来了,【你错了,这是艺术,这是伟大的艺术啊!

      唉,你这种小丫头片子是不会懂的。】石冰兰一把把杂志扔在地上,佯怒地用手枪敲着江夏的后背【说谁小呢?我可是高尚的刑警队长,正义的化身,罪恶的克星!】江夏回头,故意用色色的眼光上下扫描她高挑丰满的身体,【嗯,确实不小啊,来,让老公检查检查到底是什么尺寸。】【啊,坏蛋,偏不,来追我啊,嘻嘻  】石冰兰一边躲闪着,一边向后跑去,洒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石香兰帮西娜娅装扮好后,两人一起来到沙滩上,西娜娅看着石冰兰欢快跑动的身影,不由感叹道【这就是市中鼎鼎有名的冰山警花吗?她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呢。】石香兰【你别看她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没了办案的压力,在亲人面前,她不过是个渴望宠爱的女孩而已。】【嗨!你们别闹了,一切准备好了,快回来开始婚礼吧。】江夏回过头来,不由看得一呆,精心打扮后的西娜娅就是三女中最闪亮的明星,只见她一头金色的柔顺秀发上别着一朵美丽的白色礼花,一身雪白的连体婚纱布满精致的花纹,紧紧贴着那前凸后翘的高挑身材,一条蓬松的羽绒绸带随意卷在双肩上,嫩白的俏脸上戴着一个白色小面具,平添一分神秘感。【啊,赞美世界,我的漂亮老婆们,站到一起来,让相片铭记这美丽的一刻吧!】随着相机的【咔嚓】一声,以湛蓝无垠的大海、美丽的蓝天白云为背景,温柔大方的女护士、成熟性感的新娘、俏皮秀丽的女警花,一起映在了相片中。

      看着相片中西娜娅动人的美丽身影,江夏的思绪不禁飘飞回与她相识相爱的那段日子  ***    ***    ***    ***一年前的秋天,西娜娅正在东海边上冲浪,突遇暴风雨,也是她命大,随着冲浪板一起被海浪冲到一个不知名的荒岛上。

      柔软的沙滩边,温和的秋日轻轻地照在一具高挑丰满的胴体上。西娜娅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小岛只有方圆千米左右。感觉到天色还早,西娜娅便探索起小岛来,终于在岛中央发现一个山洞,本着将之作为避难所的心态,她小心翼翼地探进去。山洞不深,西娜娅惊讶地发现山洞中央立着一块巨大的【冰块】,【冰块】下印着纵横交错的深奥纹路,晶莹剔透的【冰块】中竟冰封着一个奇装异服的年轻男子!

      她还没靠近,【谁?】男子眼睛一睁,精光一闪,西娜娅便骇然发现自己全身被无形的力量挤压着,动弹不得。在一阵【咔咔】声中,【冰块】不断碎裂开来。

      这男子自然就是江夏了。

      江夏感知到这女子不过是略懂功夫的凡人,便不再管她,神识展开,思维飞快地运转着,【嗯?公元2013年了么,什么?阴阳逆乱,仙界陨落,六道崩坏,世间竟再无修道之人!侥幸,侥幸,若不是我预感到浩劫即将到来,提前布下这弥天大阵,就连我也是在劫难逃啊!】江夏从感慨中回过神来,打量起眼前的女子来,一头金色的长发,湛蓝的大眼睛,面容俏丽,身上只穿着布料少得可怜的黑色比基尼,前凸后翘的高挑身材,肌肤白皙细嫩,散发着一阵阵处子体香,即使在凡人中也是上上之姿。他大袖一挥,便解除了女子身上的无形束缚。

      【呼呼  你是什么人?刚对我做了什么?】

      江夏却不搭话,缓步走出山洞,仰望着熟悉的太阳,脚踏着厚实的大地,微微的海风不时吹起宽大的衣袖。

      【世界仍是这个世界,却是人心变了。】

      在长久的沉睡中,江夏的神识仍自动推演着那玄之又玄的大道,再次踏足这个世界,他心中生出一丝明悟,【我苦苦追寻的道,竟然就在这滚滚红尘中,男女之间的阴阳交汇,极有可能便是通往大道的桥梁!】看着追出来的高挑美人,江夏心中一笑,【也许,这就是缘分吧。】隐藏自己的实力后,江夏便与西娜娅悠哉悠哉地在孤岛上发展起感情来。

      凉爽的椰子树荫下,江夏正悠闲地烧烤着两条鲜美的海鱼,旁边的西娜娅乖乖坐着,闻着诱人的香气,不时吞下一口口水。她不时好奇地偷偷打量旁边的男子,想起对方轻易地把海鱼吸到掌中,一个响指,柴火堆便燃烧出旺盛的火焰,【难道传说是真的?这世界真有那神秘强大的修者?】慰劳了一下自己的味觉后,江夏便躺到柔软的沙滩上,舒服地晒着阳光。身上没有防晒霜,西娜娅只能郁闷地躲在树荫下。和别人不同,她可是非常爱惜自己的雪白肌肤。

      【我有一篇道法,修炼有成后,冰肌玉骨,片羽不能沾,粒尘不能染,你可愿意学?】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见识过江夏的种种神奇后,西娜娅欢喜地点头答应了。

      于是,孤男寡女共处孤岛,江夏教西娜娅学习道法,西娜娅则把各种现代知识讲给江夏听,一回生二回熟,两人一起筑窝,一起捕鱼,一起开玩笑,没了集团事务的劳心,西娜娅竟过得快乐无比  一个月后,搜寻的直升机终于发现了孤岛上的两人,西娜娅留恋地看着岛上的每一处景色。洁白的沙滩上,曾留下过两人打水仗的欢声笑语;奇形怪状的岛石间,曾留下两人捉迷藏的身影,那坏蛋还故意消失,天黑了还不出来,差点就吓得人家哭了呢;高高的椰子树顶端,也留下过两人的足迹,温暖的海风吹拂下,两人依偎在一起数着天上的星星,最后自己竟睡在了他怀中,他也真傻,竟那样呆坐到天亮  【江夏,你和我一起回去吧?】西娜娅忐忑着,心中竟患得患失起来。

      【我不走。】

      【那是不可能的,我可舍不得离开你呢。】江夏笑着补充道。

      【啊!你什么时候学坏啦?讨厌!】心中的大石头落地,西娜娅不禁娇嗔着掐了江夏腰间一把。

      直升机上的秘书王岚不禁目瞪口呆,强势冷静的董事长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小女人般的姿态?

      两人回到龙州市,在江夏的要求下,西娜娅帮他安排了个学生的身份,临别时,她帮江夏办了个手机,不舍道【以后要经常和我联系,不能忘了我哦。】江夏平时在红尘中体悟大道,休假日则和西娜娅去野炊、旅游,相聚的时候,江夏一边指点西娜娅修炼道法,一边帮她解决各种疑难的金融问题,两人虽然聚少离多,感情却缓缓升温。

      2月14日,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西娜娅推掉所有别有用心的邀请,看着窗外一对对秀恩爱的情侣出神。【那家伙,不知道有没有想我,人家可是越来越想他了呢。】这时,秘书敲门进来,【董事长,您的快递。】看到署名为江夏的信封,西娜娅不由心跳加快,小心打开信封,却是一张张泛着墨香的信纸。

      【亲爱的西娜娅:

      你现在肯定累了吧?深呼吸,放松,在这特别的日子,我要向你说出我的心里话:

      我长得不高,长得不帅,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关键的是,我了解你,关心你,在你劳累寂寞的时候,你可以躺到我怀里,释放所有的委屈、烦闷;在成功的时候,你可以向我展现女王的一面,我可以与你一起分享快乐。

      我要用最强大的力量,去爱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的伤害。

      上有日月,下有沧海,天地共鉴,对你的爱,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地老天荒,永远不变!

        大厦天台,不见不散。

      ——爱你的江夏】

      【哎呀!好肉麻啊!】西娜娅连忙用小手捂住泛起红晕的俏脸,四下偷看,秘书早已走开了。

      夜色降临,对着镜子精心梳洗后,西娜娅来到天台上,江夏早已捧着鲜花在等着她了。璀璨的繁星下,两人深情对视着,此时无声胜有声,西娜娅娇羞地接过江夏献过来的鲜花,与他依偎着坐下来。

      【宝贝,看到那两颗双子星了吗?我要像其中一颗一样,永远守护你。】【嗯,你真好,吻我。】听着男人的情话,想起情书中深情的语句,回忆着两人甜蜜的时光,西娜娅心头泛起无限柔情,向男人献出了自己珍贵的初吻  ***    ***    ***    ***时间回到简单的婚礼仪式上,俏皮秀丽的石冰兰充当伴娘,温柔大方的石香兰作为主持,旋律优雅、节奏明快的婚礼曲缓缓响起。

      【江夏,你是否愿意娶西娜娅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永生永世?】【西娜娅,你是否愿意嫁江夏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永生永世?】【我愿意!】幸福的两人深情对视着,同声说道。

      接着是交换戒指,

      【现在要交换戒指,作为结婚的信物。戒指是金的,表示你们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爱,像最珍贵的礼物交给对方。

      黄金永不生锈、永不褪色,代表你们的爱持久到永远。戒指是圆的,代表毫无保留、有始无终。永不破裂。】【江夏,请你一句一句跟着我说:

      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西娜娅,请你一句一句跟着我说:

      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嫁给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妻子。】【请你们两个人都一同跟着我说:

      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根据圣经给我的权柄,我宣布你们为夫妇。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礼成,西娜娅满脸泛着幸福的笑意,高举着手中的鲜花,向女警花喊道【小冰,接住咯,下个就轮到你了!】石冰兰急忙跳到姐姐身后,连连摆手【我才不要呢,要轮也是姐姐先啊!】石香兰俏脸泛起红晕,无奈接过鲜花,【好啦,别闹了,快来帮忙,你这个小吃货期待的大餐来了。】一翻忙碌后,饭菜上完了。江夏把成熟性感的新娘搂坐在自己怀中,两手一左一右揽着姐妹花的柳腰,一边吃着三女的豆腐,一边享受她们递过来的美食,好不惬意!吃到鲜红小巧的樱桃时,他更是借着樱桃的圆滑狠狠吸吮三女粉嫩的红唇和香滑的小舌,逗得三女娇叫不已  夜色降临,姐妹花已上楼休息了,江夏横抱着新娘来到卧室,再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江夏轻轻拉下美人脸上的小面具,一张完美漂亮的俏脸就出现在他面前。江夏拿过准备在小桌上的两杯红酒,把一杯交到西娜娅手中,紧挨着她坐下。

      【老婆,我们来饮个交杯酒吧。】

      【嗯。】

      两人的手臂交叉到一起,郑重喝下这别具意义的红酒。美丽的新娘俏脸泛起淡淡的红晕,粉嫩的小舌不经意间伸出,舔吸着不小心溢在嘴边的红酒,湛蓝的媚眼中满是柔情。酒不醉人人自醉,江夏被深深吸引住了,伸出双手把西娜娅搂在怀里。

      【老婆,你真美!我爱你!】

      西娜娅把双手搂在江夏的脖子间,深情地与他对视着【老公,我也爱你!】接着回答她的是男人的热吻。

      【唔嗯  】

      热吻中,江夏已开始脱起西娜娅的衣服,【等等,不要扔我的外套,垫在下面,我要做个留念。】美人的小要求自然被满足了。

      不一会,两人已赤裸相见,只见高挑丰满的新娘有着白皙细腻的肌肤,颤巍巍的巨乳顶端是粉红的乳晕,乳晕只有铜钱大小,两相对比,白花花的硕大乳球差点就晃花了江夏的双眼,同样粉红的小乳头俏立在乳球尖上,平坦光滑的柳腰上点缀着一个可爱的小脐眼,急剧扩大的肥臀间是光洁无毛的阴部,一双丰满修长的大腿紧紧并在一起,不留一点缝隙,把神秘的蜜穴隐藏其中。雪白水嫩的娇躯就像完全熟透的果实,正等待男人的采摘。

      硕大高耸的巨乳首先吸引了江夏的目光,他急色地伸出双手,轻轻地捧着,捏着【呼,好大,好软,好老婆,看来你是按照我给你的道法认真修炼了。】【当然啦!看,你最爱的乳汁来了!】西娜娅娇哼一声,心意一动,两道芳香的乳汁就从那娇嫩的粉红小乳头上喷射出来。

      【慢点,哦,好香,好甜,来,好老婆,你也尝尝。】江夏匆忙地在两个粉红小乳头吸吮着,不时凑到美人性感丰厚的娇唇上,渡给对方一股股香甜的乳汁。

      【嗯  唔  】一手抓揉硕大雪白的肉球,江夏的另一手来到西娜娅圆滚肥腻的臀部,捏弄着充满弹性的雪白臀肉,手指不时伸到美人那娇嫩的阴部,温柔地摩擦、挑逗。

      不一会,江夏已感到美人的阴部湿润了,他轻轻分开西娜娅修长丰满的双腿,只见粉红娇嫩的阴部已春液点点,分开两片薄薄的阴唇,一片透明的薄膜若隐若现。【好老婆,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嗯,来吧,亲亲老公。】成熟性感的美人媚眼如丝,向男人发出深情的邀请。

      【啊  】江夏特意缩小的肉棒一插到底,仍带给西娜娅剧烈的破瓜疼痛,【好痛,老公,不要动。】饶是这位女强人也被疼得俏脸发白,一张小嘴不得不咬在男人的肩膀上,江夏连忙吸吮美人娇小可爱的耳垂,一手抚弄刺激她敏感的小乳头,一手在肥臀、雪白大腿上轻轻抚摸。鲜红的血液从两人的结合处流出,滴在下面的雪白婚纱上,绽放出一朵娇艳的女人标志。

      肉棒被初开的蜜穴紧紧挤压着,感觉到蜜穴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春液,肉棒开始慢慢涨大,并缓缓抽插起来。

      【啊啊  疼啊  轻点  】

      【好老婆,忍住,很快就好了。】

      经过修炼的特殊体质在春液的滋润下,伤口在缓缓愈合,娇嫩的蜜穴被男人温柔地抽插,一阵阵痛、酸、麻、酥的感觉传来,西娜娅俏脸泛起红晕,放开紧咬的双唇,小心挺动圆滚雪白的肥臀迎合起来。【嗯啊  好涨  顶得好深  啊  酸  】。

      美人的动情终于让江夏放开手脚来,【啪啪啪  】胯下越来越快地挺动,深深进入美人的体内,摩擦撞击那娇嫩的花心,一手大力抓揉丰满硕大的巨乳,雪白的大乳球完美无瑕,不显出一根青筋,铜钱大小的粉红乳晕,香甜的乳汁从小乳头上溢出,被男人贪婪吸入口中。江夏另一手在雪白的大屁股留连,不时轻拍一下,让充满弹性的圆滚肥臀颤巍巍地回复原状。

      江夏紧紧压着身下雪白丰满的高挑胴体,只感到美人全身柔软无骨,雪白的肌肤滑腻又有弹性,无一不美。舒爽的操干中,他更是性奋地抬起美人的一根雪白修长大腿,让其小腿挂在自己的肩上,胸腹紧紧磨蹭着丰满滑腻的大腿,柔嫩的触感,紧绷的弹性,让江夏销魂不已。

      初经人事的蜜穴被大力抽插,全身的敏感部位被男人掌握,西娜娅痛并快乐着,美人已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嗯啊  好舒服  啊  哦嗯  】宏伟高耸的硕乳翻滚着一波波雪白的淫浪,圆滚白瓷般的大屁股被拍打出一片片羞耻的粉红。

      【扑扑扑  】就连那席梦思大床,也随着两人的激情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江夏紧咬牙关,毫不停息地抽插着美人的娇嫩蜜穴,西娜娅本能地挺动柳腰,一只大白腿紧紧盘男人后腰,无力地迎合着。【啊啊啊  要到了  快点  大力啊  】感受着越来越紧的蜜穴,江夏深吸一口气,肉棒大力抽动,每次都撞到娇嫩的花心,让其分泌出更多淫液,再随着滑溜的淫液抽出、插入。

      【啪啪  啪  啊  泄了  哦  夹得真紧  好老婆  我也射了  】高潮终于到来,两人的阴部紧紧贴在一起,男人抽搐着,美人娇吟着,痉挛着,娇嫩的花心被滚烫的精液刺激,不停喷发出一股股淫靡的春水  一时间,卧室内只剩下两人粗重的喘息声。良久,【呼  老婆?】【嗯  】西娜娅慵懒地睁开媚眼,看到身上的男人正贪婪地看着自己的雪白胴体。【噗嗤  看什么啊,我都是你的了。】俏脸上仍泛着一抹诱人的潮红,雪白丰满的高挑肉体香汗淋漓,硕大高耸的巨乳上乳汁横流,淫靡的体液从光洁无毛的阴部溢出,高潮后的女人无疑是最美的,江夏不由色心再起,抹了一把西娜娅阴部的体液,涂抹到美人那娇嫩粉红的小菊花上。

      【既然是新婚之夜,好老婆,这里也给我吧。】敏感的小菊花遭到袭击,西娜娅不由扭了下娇躯【坏家伙!等等,先让我把纪念品拿掉。】说着把滴着落红的婚纱从身下取出,小心地放在床头上。

      美人的动作让江夏泛起无限爱意,让西娜娅翻过身,俯趴在大床上。圆滚硕大的肥臀高高翘起,小菊花竟然深深藏在肥腻雪白的臀缝中,让人从外面发现不了。江夏惊喜地抚摸这紧绷圆滚的大白臀,扳开两瓣完美心形的肥腻臀肉,粉红娇嫩的小菊花才露了出来。

      粉嫩的小菊花没有一丝杂物,随着主人的呼吸微微颤动,散发着一阵阵女人体香。原来,经过修炼,西娜娅已能充分消化所有物质,勉强用【冰肌玉骨、通透无瑕】来形容,就连尿液,也只是主人特殊存储的体液罢了。充满弹性和褶皱的肠道,在受到刺激时,也会分泌出润滑的芳香体液。

      调小了一下自己的肉棒,江夏急不可耐地插了进去,紧窄的菊花阻力重重,他不由得强忍舒爽的快感,胯下用力,坚硬的肉棒顽强地一寸寸深入。

      【啊啊  好胀  】美人敏感的娇躯本能地想向前躲闪,无奈肥腻的大屁股被男人紧紧抓住,紧绷的菊花羞耻地被肉棒挤开。

      【好老婆,别怕,很快就好了。】狰狞的肉棒终于一插到底,江夏在西娜娅的肉体深处缓缓研磨,一边控制着肉棒慢慢胀大,与美人的肠道嫩肉紧紧摩擦。

      初始的胀痛过后,西娜娅的敏感肠道终于适应了异物的尺寸,开始缓缓分泌润滑的体液。一阵酥麻的快感传来,美人娇羞地挺动圆滚肥硕的雪白大屁股,硕大柔软的大乳球沉甸甸地从胸脯垂落,摇晃出一阵阵诱人的汹涌白波。

      江夏连忙紧贴西娜娅光滑的香背,一手抓住一只调皮乱动的大白兔,轻重缓急地揉捏,让它幻化出各种淫靡的形状,一滴滴香甜的乳汁不堪地缓缓从粉红的小乳头上流出,他一边爱怜地在美人的香背上舔逗,一手抚摸白瓷般的圆滚肥臀,肉棒加快抽动,从粉嫩的小菊花带出一滴滴滑腻的体液。

      美人雪白丰满的高挑胴体娇羞地承受着男人的操干,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自然垂落,媚眼紧闭,特殊的快感不断从肠道深处传来,她陶醉地发出一阵阵娇吟【嗯啊  顶得好深  啊啊  要被顶穿啦  】美人的娇吟让江夏得意不已,他性奋地抽插肉棒,三浅一深,九浅一深,【啪啪啪  】看着圆滚肥硕的雪白大屁股被撞击出淫靡的臀浪,一只大手不时重拍一下,【啪】,富有弹性的大白臀又很快恢复原状。

      紧绷的肠道比阴道拥有更高的弹性,布满褶皱的肠壁紧紧咬住乱动的肉棒,无时不与坚硬的肉棒摩擦,带给两人无边的快感。快感越积越多,西娜娅再也忍受不住,高仰起优美的白天鹅般的玉颈,粉红丰厚的双唇微张【啊啊啊  好老公  我出来了  啊  】美人丰满雪白的胴体一阵紧绷,【噗嗤  噗嗤  】娇嫩的阴部、粉红的小乳头竟同时喷发出高潮的体液!

      菊花深处也吐出一股股淫液,滑腻的肠道一阵无规律的痉挛,刺激得江夏低吼一声,【哦  】紧紧抓住圆滚雪白的肥臀,下身一挺,再次在西娜娅体内射出滚烫的精液  西娜娅无力地趴在大床上,俏脸上的红潮稍褪,却感到蜜穴深处传来一阵阵骚痒。原来是刚破瓜的伤口在体液的滋润下已完全愈合,新生的嫩肉在发出激情的欲望。【呀  老公,人家那里又痒了,怎么办啊?】柳腰轻摆,圆滚雪白的肥臀缓缓摇晃,紧并的修长雪白大腿缓缓磨蹭,试图缓解蜜穴深处的骚痒。

      江夏未疲软的肉棒仍插在美人的菊花深处,看到西娜娅的娇态,再次性奋起来。他紧搂着美人丰满雪白的胴体,翻转过来,两人同时仰面躺在大床上。江夏凑到西娜娅耳边轻吹一口气【好宝贝,让你尝尝三明治的滋味!】【嗒】一声响指,空间一阵扭曲,床上现出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来。

      【分身命名为:江】

      不用多想,西娜娅知道这就是江夏的分身了,【三明治吗?快来吧,好老公,人家很期待呢。】【嘿嘿!如你所愿。】江淫笑一声,分开美人的两条雪白长腿,找到西娜娅春液潺潺的蜜穴,下身一挺,粗长的肉棒已尽根没入,与美人身下的江夏一起配合,狠狠抽插起西娜娅两个滑腻幽深的腔道来。

      美人雪白丰满的高挑胴体无处不美,一双手根本抚摸不过来,有了分身后,江夏就满意多了。只见躺在西娜娅身下的江夏不时亲吻美人的小耳垂、粉红的俏脸、性感的红唇,两手把玩两个硕大高耸的肉球,揉捏挤压,让粉红的娇嫩小乳头溢出香甜的乳汁,趴在西娜娅身上的江则低头轮流吸吮,舒爽不已,江的一双大手则在美人的圆滚肥硕大屁股和雪白丰满的大腿上轮流抚摸、揉捏。

      江夏与分身把这成熟性感的美娇娘紧紧压着,两根肉棒同时在美人的两个腔道抽插,疯狂地占有西娜娅雪白丰满的娇躯的每一处地方。双重的快感积累到江夏心头,他不由兴奋地加快动作,直操得西娜娅媚眼如丝、娇吟连连。

      【哦  爽  好宝贝  我要吃了你  】

      【嗯啊  老公啊  你好厉害  嗯嗯  我好幸福啊啊  】敏感的蜜穴与菊花被男人大力抽插,雪白丰满的胴体被男人有技巧地挑逗,美人娇喘吁吁,香汗淋漓,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体香。

      【啪啪啪  】江夏与分身不知疲倦地疯狂抽插着,布满香汗的肌肤更添一份滑腻。雪白柔软的乳肉从男人的手间挤出,又被另一只大手抓住变化出不同的形状,圆滚颤巍的肥臀富有弹性,顽强地与大手抗争着,却被淫靡地拍打出一片片粉红,两条雪白修长的丰满大腿被男人的四腿交缠着,粉嫩的小脚丫随着刺激的快感弯曲成不同姿势  【哦  好紧  好滑  好宝贝,三明治的滋味如何?】【嗯啊  嗯  好  啊  】成熟性感的美人儿已被干得欲仙欲死,俏脸潮红,媚眼半睁,哪里还能作出清晰的回答!西娜娅只能娇羞地用小手在男人的腰间拧动,粉红的小嘴不时发出一阵阵娇吟。

      【扑扑扑  】席梦思大床发出不堪重负的撞击声,雪白的乳波臀浪在两个男人的中间翻滚着,不记得抽插了多少下,狰狞的肉棒涨到最大、最硬,凸起的龟头棱深深刮擦着美人的娇嫩花心,另一支肉棒也深深刺到肠道的G点上,引得西娜娅的菊花一阵收缩、痉挛。

      【啊啊啊  】

      几缕金发沾着汗水贴着额头,西娜娅尖叫着仰着俏脸,双眼紧闭,粉红诱惑的小嘴半张,双手紧紧搂着江的后腰,雪白丰满的胴体一阵痉挛,【噗嗤  噗嗤  】一道淡黄的尿液、两道白色芳香的乳汁,同时喷发出来,她终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绝顶高潮!

      江夏与分身连忙用肉棒紧抵美人的肉洞深处,同时激烈地研磨,把西娜娅推向越来越爽的高峰。

      【哦  啊  】

      在达到高潮的顶点那一刻,江夏与分身才在美人的肉洞深处喷发,只把西娜娅烫得娇躯直颤,淫靡的体液不断从两人结合处溢出  高潮来了又去,江夏撤去分身,把雪白丰满的胴体紧搂入怀中,双手温柔地抚摸着硕大高耸的巨乳和圆滚滑腻的肥臀,与西娜娅一起沉沉睡去  


         本楼字节数:20846

      【全文完】[ 此帖被hu34520在2015-06-29 23:55重新编辑 ]                                                                                    

           

    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本網站提供成人在線影音服務,進入參觀之前,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

    如果您是未滿18歲者或對成人情色反感,建議您也請勿參訪本站!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椰子 - 哇嘎 - 虚白 - 雅虎

    [email protected]   USA-25865425

    © 2020  Theme by 狼行天下